添喜郎电子书

爱你,就算全世界与我为敌 封面

爱你,就算全世界与我为敌txt下载

作者:日光生

分类:言情小说

星级:

状态:完结

大小:198 KB

更新时间:2010-12-23

标签:爱情小说简介:

基本信息
·出版社: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页码:292 页
·出版日期:2009年07月
·ISBN:7801739000/9787801739001
·条形码:9787801739001
·包装版本:第1版
·装帧:平装
·开本:16
·正文语种:中文

《爱你,就算全世界与我为敌》讲述了:有多久没见你,以为你在哪里,原来就住在我的心底,陪伴着我的呼吸。有多远的距离,以为闻不到你的气息,谁知道你背影这么长,回头就看到你。你是我此生最美丽的风景,你是我最重要的小事情。如果不曾分离,我不会发现,最后回到原地依旧最爱你。——80前和80年都会感同身受的简单小情歌,献给我们明媚而忧伤的青春。在看这《爱你,就算全世界与我为敌》的你,现在想唱给谁听呢?卖点1:本文是一部难得的青春爱情题材佳作,小文艺情调,描写非常真实不YY,但并不平淡,基调十分温暖,许多细节都非常感人。卖点2:真正值得女主角选择的是青梅竹马还是大学时代的邂逅,这一段心理刻画得尤其成功,女主角的纠结心情,错过和遗憾,相信读完都会感同身受。《致我们终将白云的青春》姊妹书。
--------------------------------------------------------------------------------
作者简介
日光生,现漂泊美国。二十岁前侠肝义胆,仗剑走天涯,二十岁后安于城隅,唯愿学有所成。头顶大小职务颇为丰富,譬如小忙人组组长,大喜剧团团长,外貌协会会长,没心没肺国国王…… 关于本书:我就是纯粹地想赶在某一日照镜子忽觉自己生出皱纹之前,用即将生锈的指尖圆一个曾经的梦,而不是一朝遗憾地感叹:梦想开出花儿来在我已经苍老的时候…… 出版作品:《爱你,就算全世纪与我为敌》、《笑容依旧》。
--------------------------------------------------------------------------------
媒体推荐
曾几何时,我们年轻飞扬的心肆意漂泊,居无定所;曾几何时,我们青涩的初恋如昙花一现,只剩下凋零的残瓣;曾几何时,我们在时间的海洋里游弋,到头来却发现青春的岸边已是荒芜……叹,那些逝去的美好,就如华夏的某种信仰,那么坚定的坚持,却不知已悄然不耐寻找。
——人间小可:(《放弃你,是我做过最勇敢的事》《谢谢你,让我在这个冬天爱上北京》)
于是,我们在青春远去很久后的时间,读作者的文字,恍恍惚惚,拾起岁月中那些蒙尘的四季交替,方省,原来,我们也曾有过那样的明媚鲜艳。曾有过,已逝去,继而泪流满面。原来转眼和永远一样,原来沉默不等于遗忘。
——钫铮:(《对不起,我爱你》)
如果喜欢过那部叫《心动》的电影,如果还记得一个叫小柯的歌手,怎样在某年夏季的每个电视频道里,轮番轰炸一段叫《将爱情进行到底》的歌曲,那就应该读读日光生的故事。因为一定会在她的文字中,找到让我们心动的痕迹。
——河马:(《时间的回纹针》)
--------------------------------------------------------------------------------
编辑推荐
《爱你,就算全世界与我为敌》为国际文化出版公司出版。
--------------------------------------------------------------------------------
目录
第一卷 想说忘记却已来不及
第二卷 在我心中深深藏着你
第三卷 时光再也来不及遗忘
第四卷 所有的故事都已起程
第五卷 时间原来是这么危险
第六卷 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第七卷 当你我不年少不彷徨
……
[看更多目录]

文摘
第一卷 想说忘记却已来不及
第一章
火车驶入山洞时轰隆的声音像是忽然被压抑了的情绪,窗外瞬间一片漆黑,偶尔有黄色的小灯画出长长的明亮的线带着条飘忽着的虚晃的尾巴,一闪而过。华夏妄想的小情绪在作祟:如果此刻山体倒塌,那么他们的列车会被压在山脚下,也许五百年后会有个啰唆的白净和尚骑着白马前来将她领养,到时候一定要吸取上一任大圣的经验教训,认命地受控于头顶的金箍,不作无意义的抵抗。
一定。认命。
六十个小时前,她在睡梦里饱受精神煎熬,反复做着同一个噩梦:萧离为站在悬崖边从容地转过身挥手告别,而焦急的她却如何也走不过去,然后他就潇洒地跳了下去。一次又一次,萧离为不断地回到崖边挥手,再敬业地纵身一跃。华夏想要挣扎着醒来,却仿佛被鬼压了身,虽然明知是在梦里,但仍控制不住地绝顶悲哀。后来,他仍然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跳,她依旧一遍一遍痛心疾首地哭,终于哭到无力时就边抽噎边问:“咱不折腾了,行吗?”
被闹钟吵得彻底清醒后,枕边仍有未被蒸干的泪痕可寻。看了看表不过早晨七点,窗外的阳光已是烈日当头的阵仗。十月的南陵市是个盛夏的模样,天气炎热,鸣虫喧闹,人心浮躁。
借着冷水洗脸的凉意,华夏又仔细拼凑了一下断续的梦境,好像自从她说了“咱不折腾了”开始,依稀有了转折。男主角貌似淳朴地点了点头说:“成。”
五十二个小时前,她继被噩梦缠身之后,又被魔鬼依附。简直是发昏,冲动之下买了当晚回浦城的车票。她想,或许他们需要当面、好好地告个别,不能如梦里一般连个再见都来不及说就从此两隔。
于是没有行李,没有与任何人交代,甚至不惜翘了一节大学物理课,随身带着的不过是包里现成的手机和一本从图书馆借了两个月未还屡次被用来占座的《抒情诗选》。
五十个小时前,华夏坐在北上的火车里,一路摇一路晃,一路穷极无聊地自问自答。
我这是文艺性矫情吗?
——是,肯定是。
我这是在发神经吗?
——是,肯定是。
天色一点点地变暗,火车经过的地方偶尔能看到昏黄的灯光衬在天边辽远的夕阳里。村庄,农舍,某座小城的车站,窗外的景色安谧得令她生出困意。
天快要黑透的时候,关欣发短信来问:你现在在哪啊?咱不是早就约好周五去看电影的吗?
她回复说:我在回浦城的车上。
关欣一个没沉住气把电话打了来:“啊?你真的在火车上啊?我都听到咣当当的声音了。”
华夏那时候正困得委靡:“当然没骗你。”
“你犯什么神经啊?”……

小说下载错误报告

相关小说

发表书评